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不世妖孽 第一百七十七章、千毒妖女戏国师

发布时间:2019-12-04 06:09:55

不世妖孽 第一百七十七章、千毒妖女戏国师

姬杰见徐市威严不动,长剑陡然一颤,‘嗡……’剑锋登时虚幻,似变成一团云雾,使出一记‘云霏万变’,刺向徐市,心知徐市修为太高,自己未必是他的敌手,是以,一出手便是生平绝学。

当瞬息万变的剑锋快到徐市眼前之时,徐市右手不快不慢探入云雾,手腕顺势一翻转,‘嗡’的一声剑鸣,云雾骤然消失,剑锋已被他的食指和中指稳稳夹住。

姬杰大惊,这一招全凭内力击出,其势断金裂石,虚实瞬息转换,很难辨识其锋,自幼修习多年,对此招甚是得意,却没想到竟然被徐市单用手指夹住,卸掉凌厉的剑势,欲要回剑,却发现剑身已被牢牢禁锢,姬杰大喝一声,调转周身真气,不撤反进,剑芒一闪,弓步奋力刺出。

徐市头向左微微一偏,躲过剑芒,手指仍夹住剑锋,剑身未进分毫。

姬杰紧握长剑,侧身翻转,剑身绞了一圈,内劲十足,徐市仍不撒手,姬杰大急,借力贴近徐市,左手握拳,沿着剑身,击向徐市面门,徐市提掌相迎,‘啪’的一声,拳掌相击,劲风四散,姬杰立觉手臂酥麻,右脚横踢徐市肋下,徐市回掌相抵,‘砰’姬杰立觉脚踢到一个坚韧木桩上,力道全部被反弹,姬杰一连攻了十多招,急若流星,徐市始终握住剑锋,以掌相对,似在捉挟姬杰。

姬杰越斗越气,他生性刚烈,被徐市如此戏耍,当真要了他的命,大吼一声,剑也不要了,挥舞双掌,发狂功向徐市。

徐市将剑收入手中,一面拆招,一面笑道:“你的剑都丢了,何以还能胜我,就如这江山,早已不是东周,你还当你是天子,带几个亡命之徒,自认为设计一个天衣无缝的计策,便可以复辟东周,到此时,你还想不明白吗,你早已没了资本。”

姬杰哪里受得了徐市如此讥讽,怒发冲冠,目眦欲裂,怒喊道:“秦虽得天下,你怎知它不会顷刻覆灭,你不过是个依附暴秦残害百姓的妖道,有何资本来评价本公!”几近搏命,这时,虞思思不顾一切冲杀过来,红色云雾蜂拥扑向徐市,大喊道:“主公,快撤,待真人来对付他!”

徐市长袖奋力一挥,一道红光爆射,登时将虫群击散,姬杰被猛烈真气击中,如受锤撞,百骸震痛,掀飞出三丈之外。

虞思思飞身搀扶姬杰,极为关切道:“主公,留得性命要紧,思思来挡住他,主公先撤!”

姬杰望向不足五十丈远的嬴政,摇头道:“今天不亲手杀了嬴政,我决不罢休!”

“这妖道老奸巨猾,没有中计,我们斗不过他,还是逃离这里再想办法吧!”

徐市手执长剑,呵呵笑道:“你们认为今天来了,还能逃离这里吗?”

虞思思美眸冷视徐市,轻笑道:“原也很难,现在却变得容易了,主公的剑上被我涂有‘蚀骨锁魂散’,现在试试你的手,是否已不是自己的了,格格,任你修为再高,过不了今天,也要‘化羽归虚’变成一块烂石头啦。”

徐市定睛看自己的手掌,果然见手掌微红,酥酥麻麻,紧忙扔掉长剑,封住手上的经脉,运气排毒,但见红光闪烁,手上的麻痒之感却始终褪之不去,片刻之间,徐市已是满头大汗。

虞思思笑道:“若不是你想戏弄我家主公,又怎会中我的‘蚀骨锁魂散’,这便是你说的狗屁造化弄人!”

徐市见毒祛之不去,想到姬杰手握剑柄却未中毒,必有解药,虞思思的话音刚落,徐市身影一闪,突至虞思思身前,虞思思欲要躲闪,脖颈已被徐市的另一手掐住,只听徐市冷冷道:“快拿解药出来!”

姬杰挥掌击向徐市手臂,“放开她!”还未触及,便被徐市一脚踢中胸膛,倒退十多步出去。

虞思思被巨大掌力掐的透不过气,脸憋的涨红,强言道:“主公快走,不要管我,她不敢杀我!”

徐市瞬间点中虞思思穴道,将其掷在地上,伸手去搜虞思思的袖筒。

虞思思格格笑道:“你这老妖道真是为老不尊,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搜一个姑娘的身,还要不要你的脸。”

徐市略微迟疑,手指登时被不明的尖锐之物刺中,当即缩回手来,见食指指尖有个针孔大的小孔,黑血渗出,立觉手指不能再动,只听虞思思笑道:“老妖道你中计啦,先前只是强筋散,是我家主公练剑时涂在手上,用来增加内力的丹药,这次你中了‘小花红’的毒,当真要‘化羽归虚’啦!”

徐市怒道:“你竟敢使诈!”一掌打在虞思思的脸上,只打得她嘴角登时溅出鲜血,俏脸淤青一块。

姬杰奋起杀来,没过几招,便被徐市一掌击中,吐出一口血线,倒地不起。

徐市之所以没对姬杰下杀招,想让他交出一样法宝,却没想到阴沟里翻船,中了虞思思的诡计,急忙再次封住左手经脉,运气逼毒。

若是一般的毒,只要运气抵御,不消片刻,便将毒素逼出,但这毒甚是厉害,只要运气,毒素便会顺着经脉蔓延,现整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不听使唤,真如石化了般,虽精通炼丹之术,病症药理,但想在段时间配制解药根本不可能做到,除非废掉整只手臂。

徐市放弃运气逼毒,走到姬杰身前,对虞思思冷冷道:“快拿解药出来,否则贫道将他一掌打死!”

虞思思道:“你若打死他,我必然送你陪葬!”

徐市右手弹出气旋点中姬杰的穴道,将其提起,喊道:“我数三下,你若不交出解药,我便杀了他,让你后悔来不及。”

虞思思生怕姬杰再受一点伤害,道:“不用数了,你放了他,我给你解药就是。”

姬杰强忍剧痛道:“不要给他解药,大不了,我同他一起死,待师父回来了,便会代我杀了嬴政。”

观战的众人谁也没料到会是这种状况,徐市会中了虞思思的毒,嬴政生怕国师有难,急忙喊道:“快给国师解药,朕饶你不死。”

姬杰啐了一口,厉声道:“本公的性命岂是由你来决定的,你这暴君怕死,本公可不怕。”

虞思思道:“主公若是没了,杀了嬴政还有何用,咱需让这妖道活着,有他在,这大秦必亡。”

徐市即便遇事冷静,此刻听到这尤为刺耳的话,脸色也极其难看,对虞思思冷色道:“你这妖女诡计多端,要我如何相信你有解药?”

“你将我穴道解开,我自会告诉你!”

徐市弹指隔空解穴,“快说!”

虞思思拭去嘴角的血迹,站起身,引出小花蛇,缠绕在手腕上,捏住蛇头,玉指在毒牙上一按,登时刺入指中,收回手指,黑血已流了出来,轻抚花色的蛇身,将其收入袖筒中,慢慢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粒黑色药丸,在唇边轻轻一嗅后才吞下,将玉瓶收入怀中,伸出手指,对徐市道:“现本姑娘也中小花红的毒,我服下的便是解药,不消片刻,这血便会恢复红色,手指便可以恢复自如。”

徐市见她的手指果然能动,手指上的血逐渐变红,再不迟疑,冲到虞思思身前,伸手去夺玉瓶。

虞思思立刻喊道:“你这妖道,又要不要脸!”

徐市当即收手,伸手冷声道:“交出来!”

虞思思道:“哼,这还想个人样

!”

徐市气得手指发抖,只要得到解药,便立刻将她一掌劈死。

虞思思早已看出徐市的想法,从怀中取出小玉瓶,攥在手中道:“先放人!”

徐市哪里由着她,伸手扣住玉腕,将玉瓶夺了去,打开瓶盖果然见里面有一颗黑色药丸。

见徐市正要吞下,虞思思笑道:“我这里还有一个玉瓶,你来辨别哪个是解药!”

徐市见她手中又是一个模样相同的玉瓶,很难辨别哪个是方才的那个,再次夺来,打开瓶盖一看,发现里面也是一粒黑色药丸,心中大凛,怒道:“你又来使诈!”

“是你这不要脸的妖道使诈,你不放人,休想得到解药,实话告诉你,我这里还有八个这样的小瓶子,都是一样的外观,而且每个瓶子中只有一粒药丸,我自己都看不出有什么分别,只能通过我的嗅觉来判断,这黑色的药丸共四粒,这解药炼制困难,只炼制了两粒,其余都是毒药,我服下一粒,现在解药只剩一粒,这些都给你,你的造化好,没准会选中!”说着将手中的玉瓶全都扔给了徐市。

徐市接过所有的玉瓶,逐一查看,果然如虞思思所说,只有三颗是黑色药丸,若是让他人去试,一旦服下的是解药,那可就没了,更何况这种解药都带着剧毒,没中毒的人服下也会中毒而死,自然不成,自己若去试,两粒是假,这种概率一旦服错,很可能旧毒未解又添新毒,虞思思果然狡诈,思虑半晌,沉声道:“好,我放人!”

(本章完)

肥西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防城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南昌哪有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哪些医院看妇科
邢台治疗白癜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