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咒术法师 第二百九十九章 机械秘境的使者

发布时间:2019-12-04 17:59:31

咒术法师 第二百九十九章 机械秘境的使者

“我要猎魔人圣域前的全部传承。”

独臂的安德森眼睛一凝,丑陋的非人面孔露出充满冷冽的笑意。

“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好好的传奇血脉战士不做,你这肮脏的法师难道还想转职猎魔人不成”

也不知道是安德森讨厌阿尔,还是猎魔人讨厌法师,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猎魔人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血脉战士的一种,并且是自主可持续进阶的。只要他们不停的搜集更强的力量,就可以化为己用。

不像奥雷特这种传承下来的血脉战士,力量不可控不说,未来也绝了道路。

不说阿尔这种备受先祖恩惠的宠儿,单说其他奥雷特,经过一年的训练就会觉醒铁血家族的立足之本,血脉:强壮。

只要拥有血脉能力,几乎一辈子都不可能突破铁血暴君的位阶,哪怕你再天资过人实力超群,也最多达到铁血暴君的实力。想要突破血脉枷锁,付出的代价可能至死都做不到。甚至随时成为铁血暴君复活的载体。

这是所有血脉战士的通病。享受血脉带给你的便利时,也要承担对应的和代价。

当然,作为一个能冲进深渊、地狱、天界这样伟人的后裔,这种位阶突破的烦恼可能很多人一辈子也体会不到,毕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这一步。而且作为先祖崇拜家族,自己能成为铁血暴君复活的容器也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

阿尔现在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他的血脉能力除了当治疗术几乎不怎么用,血脉成熟异常缓慢达不到容器标准。就算以后真有幸成为第二个铁血暴君,阿尔还能用魔动熔炉反向抽取血脉力量,终止铁血暴君在他身上的降临。

就像他一级的时候,面对魔术会会长希尔招来的邪灵,透支血脉。

法师,都是极其自私的,如何肯失去自我。

魔动熔炉这本强大的冥想法,似乎就是为了制约铁血暴君在他身上复活而出现的。当初鲁奥曼是从哪里得到,又为什么交到他手上的?

自从他在研究所得到血脉的资料,这个疑惑就成为他一身秘密的其中一个。

猎魔人的力量危险又不安全,看安德森非人的模样就知道,却有许多强大的血脉远古秘法,是所有血脉家族都所觊觎的,也难怪安德森脸色不善了。

猎魔人不像万年以前,是拯救人类的唯一伟大职业,如今是掌握各种强大力量的秘教派。光看他十五级就能跟一个兽神格乌什的神力战士打的不相上下,就知道他们猎魔人就有多厉害。

不知多少人在渴望这种混合点恶魔、魔鬼的血液,就能不劳而获的获得别人修行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力量,所谓变丑的代价,不值一提。

猎魔人也深知释放这种力量会造成什么后果,所有人都成猎魔人了,这个世界还有人类吗?所以他们的筛选都是极其严格,从小进行他们理念的灌输。

任何猎魔人背叛者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张卷轴不够吗?”

阿尔并不介意安德森的态度,对于远古知识的渴求,这些冷脸不值一提。哪怕明知失败,他也要试一试。错过安德森

,想再遇到这些隐秘至极的历史载体也不知道要哪位真神祝福了。

见阿尔不理会他的嘲讽,安德森哼了一声,将羊皮卷收了起来。

“猎魔人的秘传是不可能外泄的,要么换别的要求,要么就此别过,东西我不会退你的。”

阿尔不假思索的开口。

“吞噬灵魂增强自己的方法。”

安德森闻言转身就走,不再理会阿尔。

阿尔不顾自己的十级法师,奥雷特继承人的身份,厚着脸跟在丑陋独臂的安德森身后,不停的试探换着要求。

“血脉能力抽取、保存、吸收?”

“灵魂石制作?”

“封印下界生物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以真名窃取恶魔、魔鬼之力?”

……

阿尔将猎魔人的核心秘密都问了一边,眼看冰冷的安德森杀气渐露,恶念犹如实质,连忙改口。

“下界生物防护咒文总可以吧。”

安德森突然转身,将一枚记忆水晶扔向阿尔。

“现在,我们两清了,滚!”

猎魔人是猎魔大师,自然也是下界生物防护大师,针对下界各种种族、各种位阶都有极其严密的防护手段。

只要跟恶魔、魔鬼打交道,他们的力量都会无形无质的渗透污染,或者思想或者情绪。比如最厉害的,就是阿尔在研究所见过的吞噬魔树,祂一出现力量不足的当场被污染为深渊恶魔。

经过大魔鬼克鲁兹塔尔和夺心魔温特的事件,阿尔深知自己防护手段的薄弱,而自己又常跟这些莫名其妙钻出来的邪恶生物打交道,急需猎魔人这种传承万年之久的秘教派专业防护秘法。

法师战斗的第一步,先建立完善的防护手段。

猎魔人的防护秘法粗糙而又强大,任何可能被钻的漏洞,比如心灵的弱点,契约的空缺都被堵的严严实实。其独有防护法术,带着猎魔人天然对下界生物的压制。

拿到想要的东西,阿尔回去休息一夜,第二天就带着奥雷特们离开。他在这里已经耽误的够久了。

机械密境。

这个神秘的位面犹如一个水滴状的钟表,半个天空都由神秘力量具现的齿轮组成,将这个世界冷硬的刻画出冰冷的机械风格。

大地上随处可见的生产线遍布各种各样的构装生物在工作,有裸露内部齿轮的人形兔子,有庞大身体载着小脑袋的巨人,有长满机械手臂的各种类人生物。

它们统一的冰冷、沉默、机械。没有生命体该有的含激情、梦想或是痛苦。

这里面就有一个精致的小小机械人偶,五官模糊令人心悸。他冷漠的将生产线上的一块构建放入身体,供给的未知力量让他散发出大量蒸汽。

这些生产线不知从何而来,运送的零件也不知要送往何处,他们这些机械秘境最底层的构装生命体,不知疲倦的终日看管维护这些运送带。

在无数齿轮所组成贯穿大地和天空的“世界树”里的某一处,突然一道红光落在这个小小的机械人偶身上,一闪而逝。

机械人偶突然双眼红光闪烁,身体里喷出大量被硬塞进去的零件。天空中落下精密细小充满流光的构件,飞进它的身体。

它的气势节节攀升,外形也散发出亮洁的金属光泽。

被神秘存在选中的它,挥手打开了一道红色机械能量组成的传送门,走了进去。

传送门的另一头,是绚丽多彩的,主物质界。

内蒙古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海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泰州妇科医院
贵阳欧亚男科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