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蜀山剑宗系统 第三百六十九章:气运之柱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7:38

蜀山剑宗系统 第三百六十九章:气运之柱

“这个老朽到倒是看出来了,小友是天妒之人,机缘气运都有天意压制,神通凝结一靠悟性,二靠机缘。

所以正常途径上,小友凝结神通的成功率要比其他修士低非常多。

如若小友需要,老朽愿意将修单一神通的经验分享与你,希望能给小友一些借鉴。”洞彻了白眉眼中的淡淡的思虑,老熊猫诚声道。

以我此刻的机缘气运,除非跳脱此界,否则便会一直受到天意压制。专修单一神通,或许也是一条路径……点了点头,白眉拱手向老熊猫行礼:“如此一来,有劳前辈了。”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带我回去整理一番,便将心得著成全册交于你。”笑着摆了摆手,老熊猫缓缓起身,和白眉告了别,离开了宗主大殿!

老熊猫离开大殿后,白眉独自一人盘坐在大殿中,气血涌向双目,一道赤金色的光一闪而过。

微微昂起头看向自己的头顶,一道晦涩浑浊的浅黄色气柱飘摇零落的伫立在白眉身上,纤细残缺的气柱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扼住,不时有从远方飘来的淡黄气息想要加入气柱中,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弹开。

肉身进入血丹之境,身体机能不断被强化的同时,白眉的双眼也开始能够看到一些物质以外的事物。

其中便包括这虚无缥缈的气运之柱。

气运,也就是气数或是命运的统称

,哪怕是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能够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修士。对于气运的神妙虽有了解,但是也知之不深。甚至是没有特定的秘法,哪怕是金丹级别的大能,也无法看清一个人的气运究竟几何。

也只有像是白眉这样的拥有血丹境肉身的修士,双眼在血脉深处力量的蜕变下,开始诞生神妙。才能看清把控了一个人一生命运的气运是什么样子。

普通人的气运散淡稀薄,除非是天生的贵子,否则一般凡人的气运都会稀薄的像是一片薄云,笼罩在人的头顶。

只有修行了大道,成就了筑基后。一个人的气运才会在大道的作用下,聚敛成柱。

看着自己那残败不堪的气运之柱,白眉目光翕动。与天作对就是这样,虽然无法直接对白眉进行实质攻击,但是只要白眉还在这片天地中,一些深层次的阻碍,是白眉永远都防不胜防的。

这其中就包括,压制白眉的气运。

身为人族南疆王,蜀山之主,为人族立下无数天大之功,受万民敬仰的白眉,气运之柱本该是灵鸿一片,尽显蟒龙腾飞之象。

但是此刻在天意的存心压制下,白眉的气运不仅没有变得更加昌盛,反而愈发低迷萎缩起来。

各种原因聚集而来的气运被天意弹开,本身的气运又在天意的压制下不断萎缩。

这才导致了白眉的气运之柱残破至此,连最普通的筑基修士都远远比不上。

从气运之柱上收回目光,白眉念头一动,两卷散放着神秘气息的典籍徐徐浮现在了白眉的身前。

神秘剑典:选择其中一卷,另一卷消失!

这卷神秘剑典是白眉的主线任务铸建锁妖塔完成后几个奖励中的其一……

生/灭

目光在两卷典籍上不一样的两枚字体上来回摆动,生灭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实在太过庞大,白眉的目光几次逗留后,最终停在了刻着灭字的剑典之上。

伸手拿起那卷灭字剑典,另一枚可有生字的剑典顿时消失。

拿捏着手里的灭字剑典,白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部剑典中蕴藏的奇特力量,这股力量不同于白眉之前接触的任何一种,很独特。也很……诡异。

缓缓展开手中的剑典,一层灰蒙蒙的光倏而照在了白眉的脸颊上

……

妖族与阴土同时爆发战争的第三年,妖族战场因为南疆王白眉大勇潜入妖族之地,炸毁妖族祭坛,导致妖族侵吞祖州的计划被大大延缓,给了朝廷从九州征调力量的时间,在祖州、云州、玄州三州大股力量赶到后。

人族反攻打响,上千万人族大军如潮水般涌出辽水防线,与妖族大军厮杀近八个月,夺回了祖州丢失的近六成土地。

剩余的四成因为妖族的扩张之法,已经化作妖泽,被妖族侵吞暂时无法收回。不过即使如此,正面战场上人族也算是挽回了颓势,临靠着防线,开始铸建大量防御工事和阵法。

而另一边的阴土战场想比妖族这边,就要显得不那么乐观了。

大战开始的第二年的年末,阴土一方公然再次撕毁两族不动用金丹级力量干预战场的规则,暗中派遣三名金丹,袭击一处人族大军驻扎之地,导致了一个时辰内,两百万人族大军被屠杀一空,整个驻地山谷都被鲜血和尸体堆平。

经此一役,阴土一方的丑恶嘴脸彻底展露,各种下三滥的计谋轮番上,完全不顾及人族金丹的报复,将阴土普通士兵的生命完全抛之脑后,为了几百里的扩张都能与人族动用金丹进行死斗。

于是在阴土这般丧心病狂的攻击下,南陲之地的防线开始崩溃,直到第三年的年中,南陲已经有六成半的地域落入阴土之手,并且阴土的攻势依旧不曾有半分怠慢。

人族九关议战司中,上百位金丹齐聚一堂,商议着南陲的战事军报。

当问题轮到如何抑制阴土毫不讲规则的肆意偷袭后,上百位金丹一下子炸开了锅,大半金丹都怒喝着也要去偷袭阴土大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但是同时也有不少睿智多思,冷静客观的金丹觉得这样你偷袭我,我偷袭你的并不算是解决之法。

毕竟人族始终是本土作战,后方补给源源不断,要比跨界入侵的阴土轻松许多,此刻战场仍在南陲之中。

人族更应该和阴土打拉锯战而不是消耗战。

动辄百万军力的战争不比两人之间的战斗,真正的战争不单单是硬拼硬打的彼此消耗,更多的还是对于战场和敌人的拉扯。

能够在有限的战场中,拉扯出足够的空间,让敌人疲于奔命,这才是真正的战术、战略、战场

南充男科
延安治疗宫颈炎费用
广安治疗阴道炎方法
南充男科医院
延安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