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梧桐小说】相思子

发布时间:2019-09-13 03:16:53
摘要:我生前的名字叫姚湘,死后叫姚丝。 姚湘,姚丝,湘丝,相思。 我和另一只叫陆言的鬼,一起住在两棵相思树下。 如此,平安喜乐,恒久远。 天地间,依然回荡着当年“相思子”的悲歌,看繁华过后,一场虚无,回眸处,誓言缱绻,梦非梦。
——题记
(一)
我的名字叫姚丝。
土生土长在南朝江阴顾山的一个小村落。
我爹是个私塾先生,在当地颇有名望,弱冠之年娶了茶农的女儿,我娘。后来,便有了姐姐姚湘,和我。
江阴的气候总是格外湿润,一年四季绵绵的细雨,仿佛是闺中女子如何也流不完的泪水。
但我知,或许,这也是姐姐的泪水。
姐姐一直在等一个人,等一个本应来,而迟迟未到的人,等得很辛苦。
于是,在我的记忆中,我也一直在等那个人,陪着姐姐,一起等。
春来草自青,秋尽叶飘零。
有时,我会伴着天边沉沉的月色,用指尖去触碰嫩叶上的露,感受时光的流转。我想,就让时间过得快一些吧,这样,姐姐就可以快一些见到她要等的人了。
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几孤风月,屡变星霜。
我不知道到底等了多久,在一个霞光布满天边的清晨,那个人,终是来了。
我看到,众多穿着整齐而华丽的侍从各持导盖,拂尘,香炉,寿扇,金节等上百件天家御用之物,后随御杖,引杖,帝王天青色玉辂紧跟其后,金黄色圆顶,镶以金镶玉园板,刻有镂金垂云,绣着金云龙羽纹相间的青缎幨帷随风翩飞。
玉辂之上的云龙宝座四周皆绘着金色云龙的金彩涂饰朱栏。十二面有着日月五行二十八星宿的太常旗迎风招展,五色流苏在东方依稀现出的明媚中透出一缕缕耀人的光彩。
执配刀,枪器的禁军整齐化一而随,尽显皇家不可侵犯的威仪和肃穆。
如此行过竟有百米之长,浩浩荡荡。
很排场的阵势,泥泞而狭窄的街道上匍匐着那人低微的子民,黑压压的一片,连鸟雀也没了往日的雀跃,虫儿亦躲进了草丛。
能如此与日月同光的,天下只此一人。
只可惜,他来迟了。
太迟了……
我伫立在着黑压压跪倒在地的人群中,看着他,从我身边走过,月白色的龙纹常服,带起一阵眩晕的风。
他的侧脸依旧如旧时儒雅而美好,微微一笑便是绝代风华。他的眸依旧如往昔澄明而灼灼,蕴藏着无尽的专注与深情。他的指依旧如昨日白皙而修长,挥毫间便是盛世风采,以及,拈花的余香。
可他的步子,此刻,却是虚无的,像是寻不到归处的风。他的锦袍,在泥泞的地面上缓缓滑过,沾满了灰尘。他挣脱了身侧宫人的搀扶,仅仅是站在那里,久久地,久久地站在那。
像是一尊玉雕,没有任何情绪的玉雕,甚至于那双漆黑的眸子,亦泛起了玉石般的光泽,唯有乌黑的发丝,被早春的风吹得凌乱,翩飞的衣袂,不知遮掩了谁人的心绪。
我站在一侧,看着他。
他站在那里,看着面前,小小的土丘。
土丘中,睡着姐姐,已然,睡了许多年。
终于,他如玉的面庞绽开一缕凄凉的笑意,像是乍暖还寒时破裂的冰面,带着轻微的绝响,蔓延开来。只那笑,透着彻骨的寒冷。
他缓缓地,压低了身子,缓缓地,曲下了两膝,缓缓地,锦绣衣袍铺展于地。
鸟雀纷飞,日月无光,帝王一跪,身后数百名宫人齐刷刷地随之跪地。
他却恍若无人,那苍白的手终是慢慢张开。
两颗嫣红的红豆赫然在目,恍若离人心尖之血凝结而成。
那日的他,竟然执拗的像个孩子,在姐姐的坟前,硬生生地挖烂了十指,终是将那两颗红豆,深深地埋了下去,身侧宫人几次劝阻,却被他厉声喝下。
后来,便是径直上了御辇离去,一刻也未曾停留。
他的指尖依旧沾满混着血迹的泥土,他的衣袍依旧染着涤不去的尘埃,他端坐在御辇之上,脊背挺得笔直,甚至未曾回头多看一眼。
他就这样离去了,像十年前那般,仿佛没有丝毫留恋。
我看到,他的眼中,没有一滴泪水。
两个月后,帝京传来消息,帝崩。
举国同哀。
这位天下人期待已久有望成为盛世明君的少年天子,璟和帝,此时,登基尚不足一年。
(二)
我的名字叫姚丝。
土生土长在南朝江阴顾山的一个小村落。
我爹是个私塾先生,在当地颇有名望,弱冠之年娶了茶农的女儿,我娘。后来,便有了姐姐姚湘,和我。
我至今仍记得,姐姐被接入东宫那年,桃花开得很早,红艳艳地肆意张扬着,宛若天边的云霞。
而姐姐的面庞,却苍白得可怕。
姐姐瘦弱的身躯背负着用绫罗堆砌的华丽宫装,柔顺的秀发被梳成沉重而繁复的发髻,迈着细碎而谨慎的步子,一路跟随着宫人迈过承德门,跨过吉安门,穿过碧水廊,路径锦绣园。拜过东宫太子妃,问过曲园陈良娣,赏了各院管事和嬷嬷,待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是月上柳梢头。
帝宫很恢弘,朱墙金瓦富丽堂皇,姐姐却不敢在走路时抬头瞧上一眼。京城很繁华,一颗金簪上的珠子便足以抵下自己从前一年的吃穿用度,姐姐却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
胸中的某一处很空,很空,空得苍凉,惨白。
是了,那天夜里,姐姐一夜未眠,膝盖肿成了一片,是拜太子妃所赐。
那些人事先“热心”地告诉过姐姐,太子妃乃是当朝重臣左相之女,含着金勺儿长大的玉人儿,虽然性子骄纵了些,却是格外的可人儿,圣上和帝后都喜欢得不得了,是以太子殿下对她一向也很是宠溺宽容。
其实那些趋炎附势之人的用意,不过是叫姐姐老老实实地呆在东宫,即便哪天真得受了什么委屈,就是咬碎了牙也要自个儿生生受着,莫要仗着太子爷多看了几眼,便想弄出什么名堂。
而姐姐却在想,言哥哥是那样宽厚温润的性子,自然对谁都会很好,很好。
姐姐没有思量,这个用华美包裹的宫室早已不同于自个儿从小长大的故土,甚至没有怨恨,为何那人仅仅离开三年便有了自己的妻妾,却在默默告诉自己,言哥哥一直待自己这般好,自己既然踏进了这道门槛,便只会安安分分做自己的分内事,定然不会叫他为难半分的。
而那个梳着凤髻高高坐在凤椅上的杏眼女子,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叫姐姐在冰冷的金砖地面上,生生跪了两个时辰。
姐姐在华美的床榻上吸着冷气轻轻揉着发肿的膝盖,却不敢劳烦宫人前来上药。
姐姐从眼眶滚落出的泪水嫣红了喜庆的朱红被褥,却担忧自己的一声难以抑制的啜泣惊动了旁人。
姐姐见到言哥哥时,已是第二天的晌午。窸窸窣窣整齐划一的宫人列队而进,惊得正在赏花的姐姐被花刺扎破了手指。
嫣红的血珠,比牡丹更妖冶。
一身玄黑朝服,乌发被金玉冠一丝不苟箍住的太子殿下,已一步上前执起了姐姐的手 。
依旧温热如初的温度。
姐姐在那一刻,是欣喜的,满腹的酸涩与幸福习卷成涛涛洪流如潮水般涌上喉间,她几乎要惊喜地像从前那般扑上前去环住他的脖颈亲切地唤他“言哥哥”,躲在他的怀中哭诉自己这一天一夜所受的委屈和流下的泪水。而最终,却只是微不可察地退后一步,敛衽福身,一声“殿下”,生生地划开了她与他的距离。
世上再没了她的言哥哥,陆言。面前之人,是当朝太子,元诏懿。
那日的后来,便是随太子进了宫室,召来了御医,殿中的宫人们忙前忙后,点了香炉,洒了花露,捧了茶盏,奉了玉梨羹。手指上小小的伤口,已隐隐不见,却被涂抹上了一层又一层的药膏,包扎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太子眼中流露出怜惜之色,问,疼吗。
姐姐摇头。
其实姐姐很疼,但她不说,便无人看得见。
姐姐的腿很疼,晨起时几欲摔倒在地。姐姐的心很疼,疼的几欲流血,却无人问津。
(三)
我的名字叫姚丝。
土生土长在南朝江阴顾山的一个小村落。
我爹是个私塾先生,在当地颇有名望,弱冠之年娶了茶农的女儿,我娘。后来,便有了姐姐姚湘,和我。
姐姐自幼便是个温和怡人的性子,爹爹极是疼爱他,每日去私塾教课时,也都带在身边,说是女孩子多读读诗书礼仪,也好早明事理。
我想,若是爹得彼时便知晓后来会发生的事情,是宁愿把姐姐锁在家中,跟随娘亲老老实实地学绣花,纳鞋底儿的。
私塾中皆是清一色的男孩子,顽劣的混蛋小子亦有不少,成日打架惹事扰得爹爹极是心烦,奇怪的是,这些小魔王们对待姐姐这个唯一的小姑娘,却是极其得呵护友爱,今日采了花,明日掏了鸟蛋,为博美人儿一笑,使尽了浑身解数。
姐姐对着这些调皮的混蛋小子们的“名贵礼物”,的确是会笑的,眼睛一弯变成了月牙,小小的薄唇微微抿起,便露出了浅浅的酒窝。其实那时的姐姐并不很美,只是小小年纪,一笑间便也初显光华。
而真正和姐姐说得上话的,只有陆老六家的独子,陆言一人。
那是个自幼便不太合群的孩子,因为他从来不和其他男孩儿们一起在河里捞鱼摸虾,一起爬树掏鸟蛋,或是,在河塘里互相丢泥巴。
只是姐姐喜欢他。
姐姐跟陆言叫言哥哥,尽管,姐姐从不知晓陆言的真正年纪,只是觉得,陆言很像哥哥,温润如玉的哥哥。
事实上,陆言也不知道自己的年纪。
他是陆老六几年前的腊月从田埂中捡回的孩子,无病无灾,好端端的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坐在土丘旁,已被冻得不会哭叫。
陆老六年少时被飞驰而过的马车轧断过一条腿,至今还跛着,娶不上媳妇,自然也没有子嗣可言,抱回这么个漂亮的娃娃,便觉得是上天眷顾他的宝贝,喜滋滋地乐了好些天,逢人便说。他未上过私塾,不识字,便颠颠地抱着娃娃跑到了我家,找到爹爹,起了陆言这么个好听的名字。
那时的爹爹,还没有姐姐,那时的陆言,刚刚在蹒跚学步。
姐姐喜欢陆言,是村子里人尽皆知的事情,自然,这里的喜欢对于总角之年的孩子来说,远远未到达那个层次。姐姐只是单纯地喜欢和陆言一起去村子后面的空地上放纸鸢,一起坐在午后的石头上研读古人诗曲词赋,一起看杏花如雪,桃花嫣然,连和小伙伴们一同玩躲猫猫,也是执拗地要和陆言藏在一起的,姐姐说,她喜欢陆言拉着她的手跑向藏身之处时的感觉,那感觉,轻飘飘的,就像春天的一阵风。
他们便这样一起跑着,跑着,跑过了竹冒嫩芽,跑过了秋叶飘零,跑过了烈日炎炎,跑过了雪压松枝。那日的他们依旧在跑着,跑着,便一头钻进了一片芭蕉林,芭蕉林中的芭蕉长得很茂盛,遮天蔽日得伸展着它宽大的叶子,他们越走越深,已是黑黢黢的一片,不见天日。而他们便是这样一直一直向深处跑着,仿佛要以这个姿态,一起跑到生命的尽头。直到身后再也听不到同伴们说笑的声音,姐姐方气息不稳地停下了脚步。
陆言回过身,问姐姐:“你怕吗?”
姐姐摇头,缓缓的,她抬头看向陆言像玉石一般黑漆漆的眸子,眸子中,隐隐透着光。
她从那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姐姐的手被陆言紧紧攥在手心,甚至微微冒出了汗,可是姐姐却觉得自己的确是不怕的,仿佛只要是和陆言呆在一起,便永远不会怕。
然后,他们便并排坐在那里,一直一直坐在那里,说了许多许多话,没有人知道,他们那天到底说了些什么,甚至于很多年后的他们,也记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他们呆在那里太久,以至于忘了时间。
当姐姐和陆言从芭蕉林中钻出来时,夜色已然笼罩了村落多时,四处却星星点点地打着火把,有焦灼的声音穿过夜色,一遍一遍回荡在大山中,那声音,是在寻找呼唤他们。
后来,姐姐被爹爹强行锁在房中,我从未见过从容儒雅的爹爹动过这么大的怒气,便是娘亲求情,他也梗着脖子无动于衷。我还记得,那天夜里,姐姐一直在哭,消瘦的肩膀像是蝴蝶的翅,在夜风中无助地微微抖动。
姐姐被整整锁了三个月,而陆言,却是在三个月后的清晨,方可下床的,陆老六狠狠打了他,说陆言白白念了许多年的四书五经,竟然尚不如他懂人伦礼法,白白去坏别家姑娘的名节。
那年的姐姐,初初及笄,而陆言,已然束发。
再后来,一道明黄的圣旨毫无预兆地落在了这个贫瘠但安宁的村庄,一队威仪而奢华的仪仗接走了这个姐姐从小唤作“言哥哥”的人。
那日的天是阴的,竹叶瑟瑟的,带起阵阵寒意,陆老六从未见过这样大的阵势,从未见过如此礼节繁琐的肃穆场面,那些人的衣着是如此尊贵华丽,举止是如此优雅得体,他们分明是让自己不敢正视的人上之人,现在,却通通跪在,自己唤了十四载“儿子”之人的脚下。
可他还记得,自己几个月前尚狠狠打了他!陆老六粗糙而丑陋的手在不住地颤抖,膝盖巍巍得便也要随着众人跪倒在地,却被一双年轻的手掌有力扶住,那手的主人说:“儿子不孝,不能在父亲左右侍奉,还望父亲多加保重。”
有浑浊的泪从陆老六苍老的眼眶中滚落而出,却是在问:“姚家闺女,打小儿便喜欢你,你不再,最后瞧瞧她?”
陆言的含烟带雾的目光越过陆老六的肩,看向姚家的方向,这弯弯曲曲的泥泞小路,他们不知牵着手从这上面踏过多少回,以至于,将岁月踏平。
此刻,却安静得空无一人。
许久,许久,他终是缓缓摇头。
(四)
我的名字叫姚丝。
土生土长在南朝江阴顾山的一个小村落。
我爹是个私塾先生,在当地颇有名望,弱冠之年娶了茶农的女儿,我娘。后来,便有了姐姐姚湘,和我。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陆言被接走那天,家里已是闹翻了天。
他们不让姐姐前去见陆言,姐姐便从卧房拿了剪刀来,对准了自己乌黑的发,“咔”的一声,一缕荇藻般柔黑亮泽的长发已飘然落于地面。

共 1025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画彤的传奇小说《相思子》是梧桐文苑的开山之作。其文主题深刻,形象鲜明,情节曲折,人物独特,环境典型,情真意切,感天动地。有“落笔惊风雨,凄美泣鬼神”之艺术效果。字里行间,作者渊博丰厚的文史功底,娴熟的遣词造句功力,驾驭多种表现手法的技巧,布局谋篇等方面的匠心,都是很值得肯定的。“红豆本是相思子,一寸相思一寸灰”。带着戚戚切切的心,一口气读完《相思子》这个悲悲凄凄的故事。几个时辰,悲挽之情还在恸彻中凄泣,悲恻之心还在泣血中悲悸,身心恍若化蝶,久久徘徊于“南朝江阴顾山”的“相思树”下,因“相思子”而衔悲茹恨,为“相思子”而悲愁垂涕。作者以悲惋如泣的文笔,讲述了“陆言”与乡女“姚湘”初识于书塾,相知于蕉林,禁锢于礼教,迫害于父母,后“陆言”因系出皇门,为王公太子,被晋驾入宫,“姚湘”也“夫荣妻贵”终“成凤”。这个位倾权重的“元诏懿”,虽为太子,却不能给至爱“姚湘”以幸福,及至于后,在“江山”与“美人”的抉择之间,不得已而“爱江山弃美人”。及至“正果修成”之日,见到到的只是江阴顾山上的一丘荒冢,得到的只是无限哀叹之中无尽的悔恨与悲恸。在悲泣欲绝之中,堂堂璟和帝,也随风归去,悲情决绝,在冥冥之中,化鬼魂而与至爱共眠于黄泉,演绎了一出泣麟悲凤的旷世悲歌,令山河垂泪,云悲海哀,凄绝凡尘......此文感人之至,难以自恃。读罢此文,让我忽然想起杜牧的“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南朝江阴相思树,春来红豆有几枝?青冢有树结连理,入骨相思知不知。血凤鸣欢尽蓝调,青丝缕缕绕,红豆相思娇。修罗道间凡尘见,一曲山鬼谣,三弄离弦调。青史已成灰,荒冢悠悠草,一江春水东流去,悲叹何时了?寂寥流年红豆在,流年鸣欢几人晓?喝碗孟婆汤,忘却望乡台上奈何桥。佛前再跪500年,美人更比江山好。感谢赐稿!推荐共赏。【编辑:晚霞晓文】【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 251 】
1 楼 文友: 2014-0 -24 11:45:20 一篇非常不错,很有看头的精美小说。问好妹妹,期待更多精彩呈现,祝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 -24 12:41:00 感谢晚霞社长如此精美的编者按,小彤实在愧不敢当,有老师们的欣赏和鼓励,小彤会在今后的时日中努力精进自己的文字,为梧桐的发展贡献绵薄之力~
2 楼 文友: 2014-0 -24 11:59:51 欣赏精美小说,期待更多精彩美文,祝写作愉快! 喜爱诗歌,古韵诗词,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 -24 12:42:02 谢谢风雨老师的赏评,小彤会更加努力的!
 楼 文友: 2014-0 -24 1 :44:02 婳彤 ;
拜读大作,受益匪浅。欣赏你流水行云般凄婉浪漫笔触,兼之洒脱新颖叙事修辞手段。所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从中,我们读到了作者幽深的文学功底与超越自我的创作理念及潇洒蒙曼的艺术风格。
回复  楼 文友: 2014-0 -24 17:1 :09 无盐老师谬赞了,小彤现在写的东西不外乎从历史取材或自己臆想的故事,难以达到老师们的深刻立意和高度,还要向老师们多加学习!
回复  楼 文友: 2014-0 -24 17:22:24 还有哦,老师的评语真美,小彤收藏走啦~^_-
4 楼 文友: 2014-0 -24 14: 0: 1 拜读老师佳作,祝福写作愉快!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 -24 17:15:49 谢谢吴老师莅临寒舍~以后和婳彤叫小彤就好,老师二字是万万不敢当的,小彤还要向老师们取经呢~
5 楼 文友: 2014-0 -24 14: 8: 4 小彤发文,不同凡响,真真是才女。
祝贺,祝福。 云烟深处懒读书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 -24 17:20:21 高原老师的 真真 二字让小彤哑然失笑,这是昨天看了QQ群对话学来的吗,原来老师也有这般可爱的一面~心里有了故事,便一口气写下来了,词句和情节未多加斟酌,让老师见笑了~
6 楼 文友: 2014-0 -24 22:10:41 小彤的小说充满诗情画意,一看就知道是一位美女的大作。人物刻画、情景描写、心理活动、语境语速,都达到了 诗画小说 的意境。写的很认真、投入,非常值得老夫学习!大赞!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 -24 22: 4:58 谢谢何老师的好评!一位马上要有考试了,时间比较紧,所以这篇文有了腹稿就匆匆写下来了,很多词句和情节没有细加雕琢,让老师见笑了,还望今后可以得到更多老师的点评和指导,问好老师!
7 楼 文友: 2014-0 -25 06: :01 恭喜妹妹,贺喜妹妹,精彩美作荣获精品。
回复7 楼 文友: 2014-0 -25 08:22:05 谢谢姐姐!抱抱~^(oo)^
8 楼 文友: 2014-0 -25 07:19:44 一部穿越时空,跨越朝代,超乎寻常的传奇。作品所描写的威严、肃穆、神圣、恢弘、王室、皇宫、气派、奢华等场面、氛围、景致、气势乃至宫廷生活,宫闱秘史,朝规典章等等内容,叫没进过皇宫的庶民百姓大长见识。像这类绝世史料,如果不从这些佳作获取,普通百姓恐怕连这些名词都没听说过。这类反映宫廷极致生活的佳作,实在是难得一见,应该多出一些才好。从中可以看出作者生活功底厚实,经历丰富,阅历广博,博古通今,眼界开阔,想象奇特,才华超群,是一位创作经验丰富,文笔十分老道,驾驭小说艺术娴熟,很有创作潜力和独具文学天赋的江山之星。祝贺精品,祝贺成功,愿你创作更多精品,以飨读者!
回复8 楼 文友: 2014-0 -25 08: 8: 尛韵老师夸得小彤都无地自容了,呵呵。前面的天子出游那一部分是很久以前了解的大驾卤薄的一些资料,也不是非常准确,又加了自己的一些想象,其实应该是天子巡幸的仪仗,但记得不是很清楚,便没有用。而且故事并非完全原创,取自红豆生南国的故事来源,昭明太子(就是那个编过《昭明文选》的家伙,好像叫萧统)和一个乡野姑娘的传说,觉得很美。主编老师给这么高的评价实在让小彤很心虚,还是今多写一些文章,为梧桐贡献绵薄之力吧!
回复8 楼 文友: 2014-0 -25 08:40:1 尛韵老师夸得小彤都无地自容了,呵呵。前面的天子出游那一部分是很久以前了解的大驾卤薄的一些资料,也不是非常准确,又加了自己的一些想象,其实应该是天子巡幸的仪仗,但记得不是很清楚,便没有用。而且故事并非完全原创,取自红豆生南国的故事来源,昭明太子(就是那个编过《昭明文选》的家伙,好像叫萧统)和一个乡野姑娘的传说,觉得很美。主编老师给这么高的评价实在让小彤很心虚,还是今多写一些文章,为梧桐贡献绵薄之力吧!
9 楼 文友: 2014-0 -25 07:25:11 恭贺加精,祝贺成功,拜读大作,打开眼界,很值得我学习!
10 楼 文友: 2014-0 -25 08:27: 2 祝贺小彤老师获得精品!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10 楼 文友: 2014-0 -25 10:5 :19 感谢吴老师前来~小彤喜不自胜,问好老师!婴儿有眼屎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调理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血栓的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