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赐神 第一百五十八章 突破、进化

发布时间:2019-09-25 13:45:07

赐神 第一百五十八章 突破、进化

聂星辰都没有发现,在他的额头上此时也出现了一层冷汗,天空在下雨,可是却被聂星辰用斗气隔绝了,他不能看着翎儿被雨水淋湿,天空上的血海已经嘶吼了半个xiǎo时,谁都不知道这半个xiǎo时血海是怎么挺过来的。

那种疼痛光让人想想都觉得心疼无比,而在那个xiǎo家伙身上,似乎表现出了比任何生物都强大的意志,只要它坚持下去,只要它灵魂不灭,它就一定能够闯过这次的天罚,这可是它第一次迎接天罚,青铜宇者的实力能否突破到宇师,就看它的自己了。

站在雨中,xiǎo哀仰着头,它看到血海还在坚持,它真的很开心,它现在还记得第一遇到血海的情景。

那是一个寒冷的季节,树上的果实早已经没有了,只露着那干枯枯的树枝随风摇曳,那一天,xiǎo哀饿极了,它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要是再找不到吃的,它就只能活活饿死,走是走不动了,饿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那时候的想法,xiǎo哀现在想想会翘尾巴,那是它觉得自己傻的表现,要知道,它的智慧可不比人类差。

xiǎo哀想着想着就后腿坐地上,前爪保持竖起来,这是一种忏悔的表现,那时候,xiǎo哀觉得或许死了更好,死了就没有痛苦了,就不会在为身为麒麟猫而烦恼了。

麒麟猫生下来不就是一种惩罚,麒麟猫是排名第一,这件事情魔兽都知道,所有魔兽都知道,可是上天却给它开个巨大的玩笑,让它去杀钻石宇仙的魔兽,从而吸收他们的灵魂完成生命进化,成为真正的大陆第一魔兽,这怎么可能,这简直就是个欺骗。

xiǎo哀能够想到那种七十品级的魔兽到底有多可怕,那样的存在似乎就是吹口气就能把它烧死吧,它真的绝望了,那时候的它连青铜宇者品级的魔兽都打不过,它没吃的,就只能被淘汰,这就是大陆。

要不是它的速度够快的话,它早就成了盘中餐了,xiǎo哀蜷缩在一桩枯树根下,看着这枯树根,似乎在想就是这大树都有辉煌的时候吧,可是它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这是命,似乎就是命中注定。

xiǎo哀感觉自己越来越冷,除了心跳它什么都感觉不到,它孤独,它寒冷,没有依靠只能在这里等死,它曾经也幻想过,自己有一天成为排名第一的魔兽

赐神  第一百五十八章 突破、进化

,一统宇之大森林是何等风光的事情,可是现实呢。

那只是梦,那不是真的,xiǎo哀感觉天上落下了雪花,它蜷缩的更厉害了,身上的那一丁diǎn血液都要凝固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它感觉有个毛茸茸的爪子在挠自己,它觉得自己终于要真的死了,变成个口中餐也是不错吧。

xiǎo哀这是时候反而渴望了

赐神  第一百五十八章 突破、进化

,结束吧,都结束吧,结束了就真的没有痛苦了,一声似猫似虎的叫声在xiǎo哀的耳边响起来,xiǎo哀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灰色的同样个头的猫咪。

那个灰色的xiǎo魔兽就是血海,血海感觉到xiǎo哀寒冷极了,张开嘴,轻轻的咬住xiǎo哀的毛发,硬生生的拖了出去,xiǎo哀不记得了,它只知道那个同样很xiǎo的血海一直拖着自己,不知道拉着自己走了多远,最后只知道暖和了起来。

xiǎo哀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那是暖和的洞底,那个灰色的xiǎo魔兽根本就没在,xiǎo哀慢慢走出洞口,看到了白茫茫的世界,原来那一次邂逅就是一辈子的情谊。

xiǎo哀不知道那个xiǎo魔兽为什么要救自己,要是没有它,自己绝对会被大雪淹没,那时候等待它的就是个死,可是xiǎo哀在想那个xiǎo魔兽去哪了,这么恶劣的环境它不会出现个意外吧,xiǎo哀那时候也莫名的担心起那个幼xiǎo的血海。

xiǎo哀不知道过了多久,它又饿晕了过去,突然,它闻到了美味的血腥味道,xiǎo哀睁开眼睛,它看到震惊的一幕,血海回来了在它的嘴里还咬着一只雪兔,血海走到xiǎo哀身边,示意它吃diǎn东西。

xiǎo哀不知道那天到底还发生了什么,它只知道它把血海拼死带回来的雪兔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就是那一次,xiǎo哀就因为血海活了下去,在孤独的“旅途”上,这两个xiǎo家伙就这样生活在了一起。

xiǎo哀曾和血海用兽语説过它的身世,而就是那时,血海就满口答应,要和xiǎo哀一起一统宇之大森林,那时候血海一次次劝导xiǎo哀,不要妄自菲薄,要对这一生充满希望,而血海也和xiǎo哀説自己的烦恼。

血海幼年的时候,夭折几率太大太大,它和xiǎo哀説过,从来没有血海真正的成长起来,它就被扼杀了,或许是同族剑齿猫杀了,或许是被别的魔兽杀害了,总而言之,从里没有血海的真正的成长起来。

xiǎo哀看着那嘶吼的血海,就是因为天空中的它,自己活了下来,就是因为它,自己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就是因为它,自己找到了真正的拥有麒麟猫血脉,那就是聂星辰。

xiǎo哀从来没有因为哪只魔兽这么在乎过,可现在它看到血海,自己哭了。它绝对不愿意看着血海出现一diǎn意外,因为这是它的挚友,在它的脑海中,又一段回忆慢慢地浮出来,那一曾经的一段离别,它孤独的去了,并且真的活了下来。

血海用兽语心急的询问,问xiǎo哀真的要去那个地方吗?xiǎo哀那时候的回答是必须去,不是你説了吗,要坚定信心,血海説自己也要去,不过,xiǎo哀拒绝了,血海那时候的速度已经根本就不是xiǎo哀的对手了。

血海要是去的话,就更危险了,要是聂星辰完整的听到xiǎo哀和血海的对话,就会震惊,xiǎo哀居然独自一猫去过陨落世界,这简直就是不可思义的事情,当时xiǎo哀为什么要去陨落世界,只有xiǎo哀自己知道,就连血海都不曾知道。

xiǎo哀想到这里,摸摸胸前的那朵印记紫罗兰,就是为了它,它在陨落世界足足呆了两年,那两年流了太多的鲜血,不过它活了下来,它觉得那一切都值得,因为那朵紫罗兰实在是太珍贵了,就因为得到了它,xiǎo哀对自己的未来就更加有信心了。

而这一切不都是天空中那个灰色的xiǎo身子赋予的吗,xiǎo哀真的谢谢血海,可是它现在有难,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也帮不上忙,这种心如刀割的感觉只有xiǎo哀自己知道。

血海一声声嘶吼,天地间似乎就只有这一种声音存在,就连那道道雷电闪过天际,都被这种嘶吼声掩盖住了,聂星辰看到天空中那已经变成一丈的天赋神通,没想到这个xiǎo家伙的血液居然也这么多,时间都过了一个时辰了。

天空的阴云中那道血色的大口子,慢慢收敛光芒,赵xiǎo王颤抖起来,一个时辰,整整一个时辰,血海似乎坚持下来了,它从那种粉碎骨头,筋肉中挺了过来,它真的很不简单。

天空中那个血色的大口子上面的光芒慢慢收敛起来,血海的嘶吼越来越xiǎo,这个时候才听出来,血海不是它的声音xiǎo了,而是它几乎都要把喉咙喊破了,那种疼痛它只能用这种方式无力的释放出来。

血海身上浮起的天赋神通血海沸腾越来越xiǎo,最后也随着巨大的血色口子收敛起来,这个时间过得也相当的慢,赵xiǎo王擦擦脑袋上的汗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xiǎo哀依然凝重的看着血海。

聂星辰抱着刘翎儿也松了一口气,只要血海挺过这最后的余威天罚,它就真的过去了,血海憔悴的眼睛看着阴暗的天空,又看了看那巨大的血色口子,这一战似乎挺过去了,血色的光芒收回去,天赋神通的一丈多大的血海也慢慢收回体内。

聂星辰,赵xiǎo王,xiǎo哀都从头到尾见证了这一切,终于巨大的血色口子完全消失在阴暗的天空中,一声声低闷的雷鸣渐渐远去,就在这个时候,血海从空中掉了下来。

赵xiǎo王身上射出一道赤金色的火焰,一声嘹亮的凤鸣冲破天际,七彩凤凰赵xiǎo王振翅而起,最后托起空中的血海,赵xiǎo王转眼间回到地面上,收回魂体,肥嘟嘟的xiǎo手上面血海似乎长大了一圈,原本灰色的毛发,里面出现了微微的银色发丝。

这个xiǎo家伙突破进阶了,它现在已经是青铜宇师的魔兽了,聂星辰自己的观察了一遍血海,虽然血海身体很虚弱,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而xiǎo哀早就用舌头舔舐微微颤抖的血海了。

聂星辰知道这件事情终于完全过去,刚才的提心吊胆消失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聂星辰谨慎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要是这个时候出现别的魔兽,那么就危险了,赵xiǎo王也知道这个道理,把血海交给xiǎo哀,和聂星辰站在了一起。

天空中阴暗的乌云慢慢散去,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现在雨过天晴,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一般,要不是看到血海变成了这样,那绝对有些亦真亦幻的感觉。

聂星辰后背背着刘翎儿,赵xiǎo王身上的火焰斗气升腾起来,就这么一下,原本湿漉漉的地面瞬间变干了,聂星辰把翎儿放在一个较好的位置上,身上的黑暗斗气同样爆发起来,这一黑一赤金在空气中显得格外的凝重。

聂星辰和赵xiǎo王都知道刚才的气势绝对不xiǎo,要是有别的魔兽来趁此打血海的注意,那可就有些麻烦了,不过,聂星辰和赵xiǎo王这个时候绝对不会让任何魔兽得逞的。

周围的空气在这两个人身上都显得警觉起来,他们也在赌,赌没有魔兽来趟这次浑水,就在这一时,一头白发毒蛛爬了过来,不过却被聂星辰一剑给劈死了,刚刚出现动静的世界再次安静了,这一次的气氛比刚才还要沉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股股威压在周围飘荡,聂星辰和赵xiǎo王就更不能放松了,现在不单单是生源之气这一件事了,血海突破,聂星辰根本就没有想到。

在暗处的黄金比蒙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两个少年的可怕,思想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头,这趟浑水真的不好趟,一个不好就有可能像死神的眼血鸦一样,随着黄金比蒙的离去,周围的魔兽也渐渐地消失了。

连黄金比蒙都没有把握,更何况是它们呢,聂星辰和赵xiǎo王感觉周围压力xiǎo了很多,逐渐消失了,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算是真正的告一段落,这样的结果才是最理想的结果。

漯河治疗妇科费用
漯河治疗妇科医院
漯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漯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漯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